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
« 上一篇 | 下一篇 »
| 17 January, 2014 | 一般 | (8 Reads)
蜿蜒的時光穿過一路紅塵的喧囂,趟過南湖北水的漣漪,路過我輕描淡寫的容顏,不休地流轉在滄冥的最深處。日升月落,歲盡年更,匆忙的光陰終究在清寒的守候中奏響了年未的尾聲,只在須臾,一年的光景就這樣在煙雨流光中撒落成塵。

倚在歲月的窗扉,回望一年走過的時光,在那些深淺不一的足印裏,有徐徐清風的笑聲,有楚楚心酸的淚光,也有種種惆悵的回眸,亦有段段花開的喜悅。這一年,嘗到了生活的艱辛,也學會了堅強的守候;感受了親情的溫暖,也體會了人情的淡漠;慬得了友情的珍貴,也經歷了告別的苦澀;領略了愛情的美麗,也經受了相思的蹉跎……

“遠路應悲春晼晚,殘宵猶得夢依稀”,時間疏離了斑駁的往事,光陰帶走了祝福的絮語,當一路落花終於化紅為泥,當一季傷懷終於隨歌飄遠,當一段故事終於落定塵埃,當一程歸期終於姍姍來遲,撥開歲月氤氳的雲煙,悵然回望,我的身邊還有誰?

是你麼,千呼百喚竟一去不返的身影;是雪麼,片片凋落再也不忍觸碰的疼痛;是詩麼,淚雨紛飛再也不忍細嚼的美麗;是心靈麼,春來秋去依然跳躍的音符?“紅樓隔雨相望冷,珠箔飄燈獨自歸”,而今,冷清的身邊除了刺骨得讓人顫抖不已的風,還有惹得一地無處安放的愁緒,縈繞著我日漸消瘦的青影,在驪雪飄落的孤清裏蠶織著顧影自憐的黯然神傷。

溫一壺時光,浸潤生命,聆一曲憂傷,靜憶從前。那年月,誰不曾年少輕狂,誰不曾尋夢遠方,誰不曾守著一季花開的美好憧憬一段風花雪月,誰不曾雕刻一段稚嫩的誓言追逐一次無怨無悔?當那一片純真的情懷被現實無情地更改,當曾經深藏的的感動被歲月不經意的消褪,誰又知道那一位昔時躊躇滿志的少年,而今又已是那般滄桑模樣?早就慬得人生不應在虛渡中荒廢,也曾帶著一份飽滿的希望流浪遠方,也曾燃起一盞牽掛點亮異鄉的夜空康泰自由行。多少個夢回的午夜,邀歲月對飲一段時光,那一幕往事飄零,早已山長水遠、眉目裏深鎖……

無數個日子裏,匍匐在文字的世界裏,追尋著生命真實的足跡,聆聽著歲月真情的回音。喜歡靜靜徜徉在文字的純淨世界裏,感受著內心細膩情感的流竄,感受著內心溫柔部份的律動。許是我們身處浮華都市的困擾,或是我們棲身鋼筋水泥的冰冷,還是我們的歲月隔著不同的時空,在現實的世界裏,真情的交流猶如隔起一道陌生的無形的屏障,無論怎麼會意延伸,卻依舊無法走進彼此的心門,往往說著言不由衷的話句,甚至用一種虛偽的客套支撐著一段遙遠的距離,而在片刻間便會土崩瓦解。

風不慬雲的漂泊,天不慬雨的憂傷,黑夜的盡頭是黎明,沙漠的心裏住著綠洲,我們又能做些什麼?不知從什麼時候開始,我日漸感到一種無以言狀的迷茫。回首人生,那些歲月走過的現在,世事滄桑了的過去,又該怎麼證明我們曾經如何相識過,相愛過,擁有過,感動過?或許,我們都需要一次心靈的蛻變,從過去的蠶蛹裏重生,把漸變陰暗的情思置於暖陽之下,以便更好地愛人愛己康泰領隊

幾許愁,幾時休。不願意承認深情是我最心痛的脆弱,既是千山萬水已走過,有誰知道我還在風裏獨自惆悵的回眸,又有誰明白那首詩歌裏輕呤著的不變的情懷最是我心靈最真的吐白?人事匆匆,人情難定,多情的顧盼最終選擇了各自的遙遠,悲傷的我從此漂流……
“你還好嗎?” ---- 一句簡單的問候,一種真切的牽掛,看似那麼平淡,其實隱含著我太多的期待和祝福。我們來自人海,最終也要帶著各自的遺憾奔赴於蒼茫。有些人,你再熟悉再依戀,還是要選擇遺忘;有些人,你如何故作深歡淺愛,註定此生也無緣相見相守;有些人,無論怎麼挽留怎麼不舍,最終還是要放手;有些人,即使怎樣地粉飾過你的天空,那麼一天,也會被歲月的陰霾遮罩了所有燦爛……

陽光穿過水滴的美麗,是往事留給我最美的印象。當時光走遠,記憶裏那淡淡的清香,卻是我一生最陶醉的曖昧

輕輕地鋪開生命的扉頁,透過光陰朦朧的映影,依稀可見歲月的彼岸是一片片忙碌的身影,我們在忙碌中相聚著,亦告別著……

歲月靜好,也許是我對所有人最好的祝福!儘管許多人或事都不會重來,儘管歲月的流影裏仍然只輕拾得一份薄涼,我也會永遠記得,走過的彼岸裏有過你,有過我康泰導遊
春の味 ロマンチックな愛情 水中の靑空